突然想到这句话,是因为刚在办公室目睹一位老员工怒斥新同事。

新同事来了一个多月了,我和她说话不超过三句,因为我们不在一个部门,工作上也没有什么联系,也因为我不苟言笑,表现得不那么好打交道,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从刚开始到现在,我们对彼此的态度和印象都差不多,而那位老员工就不一样了。

上个月来的时候,刚毕业的小妹子单纯直率,毫不忌惮,无半分职场意识,在办公室也叽叽喳喳,看剧聊天,在她们看来这是办公室流淌的新鲜血液,给她们的工作间隙带来些许活力,一片相处融洽。

小妹子初入职场,便觉得职场的姐姐们都太可了,于是礼貌客气仰视阿谀。但慢慢地小毛病暴露,初来人设崩塌了,于是对职场姐姐们的仰视,变成了笑脸贴着冷屁股。

我作为一个第三世界的人,目睹了前后态度180°转变的全过程。说实话,我挺理解小妹子的,只是我想跟她说,不要对别人毫无保留地好,别好太满。

单从这件事来看,别100%毫无保留地表达自己,别礼貌到卑微的地步,保持自己,自我点,别人不会俯视你;自信点,有自己的思想,别人也会尊重你。

常见到网文说:“我们总是把好的一面留给陌生人,却把最差的一面留给了最亲近的人”

事实就是这样啊。有时候让人审美疲劳的鸡汤文也会让人醍醐灌顶般想通一些事情。

前段时间,妈妈让我在网上买个小冰箱寄给奶奶,我叮嘱奶奶有什么不懂的问妈妈,找妈妈帮忙。可是奶奶就是不找妈妈,偏要在我上班的时候老打我电话,有天晚上连打三个,还告诉我她又问了谁谁怎么用。

我气呼呼地大声说了她一通,我生气的是反复强调要她找我妈妈帮忙,可她却找别人都不找我妈妈,这让她们本来不愉快的婆媳关系间隙更大。

我以为奶奶会跟我辩驳,没想到她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在电话那头沉默不语,等我噼里啪啦说完后就小声地嗯了一声,这让我有点措手不及。爷爷走后,她一个人生活,平时逛菜地,每周上街做礼拜,闲时看圣经,都是一个人。如此孤寂,原本我应好生抚慰,却还大声跟她说话,于不经意间让奶奶受委屈了。

我时常记起很多个类似的瞬间,但总是事后才反应过来,我把最差的态度留给了亲人,而那些不必要的客套礼貌给了无关紧要的人。

后来我想通了一些事情,从前我会为了照顾别人的情绪和感受而不顾自己真实想法来展示给他们自己好的一面,力求大家都喜笑颜开,现在觉得这些对我可有可无的东西,真的毫无意义,反倒是在消耗着我。

我开始遵从内心与她们保持距离,不参与她们的“相亲相爱”,也就不会卷入她们的互怼;对新同事还是老员工都不表达太满,没有仰视,也就不会有冷眼;不卑微,也不会不被尊重。

职场里尤其是这样,同事都是被选择的,如果做不到朋友,一定不要太满,保持自己,不卑不亢,即便让自己看上去不苟言笑,冷酷无情,也好过在无谓的交集中消耗自己。

因为当我像旁观者一样观看他们,我发现,活在第三世界里,真过瘾,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