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不清去年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素食者,也许因为懒,也许觉得无所谓。

可是之后,秋天来了,再后来冬天也来了,那会儿忽然觉得这年的冬天比往常冷,尤其是在阴冷的办公室,端坐一整天,特别容易让阴冷钻空子,好像穿再多都不管用,那个冷就像以前在老家,冷在骨子里。那段时间,我以为是自己太少靠近大自然了,于是我会大中午地戴个帽子顶着个大太阳在外边散步,晒晒冬日的暖阳,期望能多汲取点自然精华,转化为身体缺少的必需能量。

可是似乎依然没太大改变,我好像变得越来越怕冷,只要一坐下就手冷脚冷,晚上下班后回家只想洗个暖暖的热水澡就躺下。那种冷让我感受到了从前寒假留校一个人抗寒的时光,我不再认为深圳的冬天不冷了。

之后的某天早上,同事姐姐忽然说起我脸色蜡黄,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我下意识地认为是深圳冬天的寒冷导致的。于是我从那起喝热水,捂暖宝宝,好像短时间内会让身体暖和一阵,但这温暖是短暂的,一旦外来的热量挥发流失掉后,我的四肢又开始冰冷无比。

寒冷占据了我的大部分意识,太冷了,受不了了,好想回家。老家虽然温度更低,但我相信绝不会让我感到寒意十足。于是,离正式放假还有十来天我就踏上了回家的归程。

自家的生活总是极好的,尤其是正值腊月过年期间。也许由于一段时间的吃素,身体已经适应了,反而无福消受大鱼大肉,于是回家的第三天身体就发起了抗议。

那几天上吐下泻,每餐只能喝点汤汤水水,稍微吃点东西肚子就胀气不停到痛,于是脸色蜡黄,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照镜子的时候被脸上若影若现的下颔线吓到了,我怎么成这样了。

后来上街看对医生吃了药,终于好了。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开启了“吃,睡,吃,睡”的模式,天天各种肉,猪肉,牛肉,羊肉,还有宴席上的各种肉,每晚都在“今天又长胖了”的深深罪恶感中入睡。

这样的日子过了二十多天,准备开工了,竟然有种终于要逃离被迫长胖的怪圈的喜悦感。

之后每天吃着从家里带来的肉类和每天准时足够的睡眠,我发现每天上班都莫名地心情好,尤其是竟然不怕冷!人家穿两件衣服的时候,我可以单穿一件衣服!还有某一天早晨我醒来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素颜的嘴唇呈现好久不见的粉色,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气色变好了,思来想去,应该是睡眠和饮食的原因增强了体质!吃肉!

于是,后来的每一天,我都刻意增加肉类的摄入,猪肉,牛肉,鸡肉,鱼肉,瘦肉最好,肥肉可榨干,亦不拒绝,而主食则适量,甚至有意减少,并适当增加运动,后来的这些天,消化明显改善,精神也明显改善。

当增加肉类的摄入得到正向反馈后,我立志:从此坚定地成为一个肉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