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听了个笑话,嘴角上扬后我突然察觉自己在笑,但是这感觉好陌生啊,我好像都快忘记笑是什么感觉了。那段时间,我晚上经常失眠睡不好,头痛,对事物失去兴趣,感受不到生活的乐趣,总觉得心里沉了一块大石头,一贯的面无表情。

我在百度问头疼原因的时候,突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到抑郁症的边缘了。时好时坏的日子持续了近三个月,今天几乎再次崩溃。

我早早来到办公室,坐在电脑前,能听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油然而生的焦虑,空虚和荒芜感。完成了日常必备工作后,我打开了前一天学习的网站,从第一行看到那页的最后一行,接着又返回顶部从第一行看起,脑子里全是其他七七八八的事,心不在焉。

我又打开其他平时常看的网站,依然看不进去。好久没有过的心慌感,充斥全身每一个细胞,我试图让自己集中精力投入进某个部分,但我仍然只是像机器一样,机械地打开窗口,然后又关闭,接着又打开,再关闭。越发现自己情绪异样,越心慌。

后来,那一整天我只在翻丁香医生的科普文章,好像从那些生活常见的“可爱又接地气”的谣言中才能找到一丝现实的感觉。

晚上早早地洗漱好,看了下书便觉困了,刚戴上眼罩,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涌上心头,翻来覆去又到了凌晨一点。

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突然好想逃离这里。眼泪便顺着眼角流下来,可一想到眼周擦了厚厚的眼霜,又不敢大哭。

大龄阿姨就是这样,矫情还不能被知道,好哭又好笑。

可是第二天,就算累困,还是要面对昨天让你崩溃的一切,还要当做重新开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