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4-29,学生时代的你。

其实,这次回家,就是看望中风致瘫的爷爷。

08年初的那场大雪害爷爷失足中风,原本身体还算硬朗的爷爷从此不爱出门,不爱说话,不爱笑了。每次大家聚在一起,总感觉少了爷爷的发言会冷清很多。我们都想念爷爷的高谈阔论,爽朗笑声。我甚至想念小时候爷爷追着打我的场景,至少,那时候的爷爷能生气,会大步往前走,身体健康。

岁月催人老,就这么四五年,爷爷老了很多很多。我们渐渐习惯了爷爷的改变。只是每次说起爷爷年轻时的意气风发,爸爸都说,毕竟人到古稀之年了。无奈,对,我们都斗不过时间。

只是不想,一个月前,爷爷再度病倒,而且很严重。奶奶告诉我后,我心一空,便赶紧要爷爷接电话。电话那头的爷爷听到我的声音后竟然抽泣起来,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爷爷的无助,我慌了,懵了。

清明节的假期很短,短到我还没意识到回去一趟的必要性就结束了。我开始每周都在计算时间,盼着五一假期早早到来。终于决定好了,我必须回去。我无法接受记忆中爷爷慈祥和蔼的笑脸此时映满痛苦这样无奈的事实。

这个假期姗姗来迟。我终于到家了。

听到我的脚步声近了,爷爷拄了拐杖站在门口,远远看到我便微笑起来。很开心爷爷能站起来了,可是当爷爷颤颤巍巍地走了一两步,我的心一酸,才开始理解原本一个正常人要适应半身瘫痪的残疾人生活是有多艰难。而这一个多月来,爷爷又是怎样地坚强度过?我不敢想象。走近后,才恍然发现眼前这个古稀老人竟然对着我在默默抽泣。

时间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只是这次是真真实实地看到了爷爷的泪水。我似乎读懂了那泪水,饱含着对病痛的无奈,对亲人的想念,对生死离别的感悟。也顿时明白了这些天来我都不敢让爷爷听电话的原因。可以说是多年前的年轻气盛和现在的病痛缠身之间的巨大对比,这种心理落差给了一个历经事事沧桑,尝遍人生滋味的老人多大的打击,这,不是旁人所能体会的。

我握着爷爷的手,拿出纸巾为他擦去眼泪:我回来了。可是,这般心痛,泪不自觉。许久,爷爷嗫嚅着:这次病倒后,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这么一句话,突然让我意识到生与死的距离原来真的这么近,近到只是一念之间回家与不回家的决定!呵,世事无常,生死难料,是不是让我过早觉察到了?

现在哥哥不在爷爷身边,作为他唯一的孙女,我做得很不好,只能小心翼翼地照顾他的情绪。我知道,每个关心他的举动,每句贴心的话语,每个暖人的微笑,都是让他坚强对抗病痛的鼓舞。我和他讲我发生的趣事;为他擦去嘴角的饭粒;扶他坐椅子上;叮嘱他要好好看病吃药;不要乱想,病一定会慢慢好起来;哥哥姐姐都在外面想念你,所以你要开心点。终于,我又看到爷爷浅浅地笑了。

时间总是那么短暂,已经下午,我不得不回自己家中。我知道,每个病人的神经都是脆弱的,所以我不敢提出要离开。而当我终于要走出门口时,回头才发现爷爷又止不住落下泪来。我慌了神,泪水再度朦胧了双眼,赶紧过去安慰:爷爷,你要好好养病,我放假了还会回来。 除了这些,我真的感觉此时是有多词穷。总是要离开的。但我不知道这次离开的结果。时间和距离的力量强大到无法抗拒,我终究是要抛下那份不舍和担心而离开。

抬眼,天空如此阴沉,不明白为何老天这么善变。看,早晨的天空如此明媚,不一会儿便落起了大雨。老天爷竟这般狠心,让我此时毫无准备淋着大雨? !

回家。